睡公厕老太被大女儿接走 三代人挤十平米小屋

养老 新民 1385℃ 已收录 1评论
       mmexport1409303352105
        十平米的小屋挤了三代人
老太被大女儿接走 十平米的小屋挤了三代人 二女儿一直未现身 老二,大姐喊你回家照顾妈

回家之后 邻居表达不悦她带老太一起上班

昨晚10点,下了班,大女儿王凤芝拖着一天没有进食的身体,眼皮儿打架地回到“家”。打开门,一股怪味让她鼻头一酸,几分钟后,她便融入这味道中。
十几岁的儿子李博(化名)蜷缩在上铺,沉浸在单机游戏里,“模拟人生”的游戏让男孩暂时忘了身边一切的杂乱。79岁的母亲王丽仙又占领屋子的空地准备睡去,只要有地方,王丽仙就能不管不顾地睡着。
看着头上的儿子和地上的母亲,王凤芝觉得人生都被身边这一老一小绑架了。她开始犯嘀咕,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该怎么安顿老人呢?凭什么是我管,大妹妹怎么不管呢?
时间回转至昨天凌晨,将王丽仙从东城区的救助单位接回。老人的归来,刚好填补了这间小屋的唯一空隙。地面正中间的瑜伽垫,被当成老太临时的床,凌晨2点,王凤芝才带母亲睡下,早上六七点就带着老人一起去单位上班,以至于儿子李博以及所有的住户,在昨晚之前并没反应到王丽仙回来了的事实。
不出王凤芝所料,昨天早起,王丽仙的瑜伽垫又湿了一大片,最近的十年里,王凤芝常常早起就得揉搓母亲尿湿的床单和裤子,在洗衣粉一次次被揉成泡沫的反复动作里,王凤芝的耐心也给一点点磨没了。
眼前是局促的屋子,耳边隐隐传来院儿里租客间的窃窃私语:“看见了不,老太太又回来了!”。
王凤芝告诉记者,她似乎始终都活在周遭人对母亲的“嫌弃”里,就连自己婚姻的失败都多少与母亲有点关系。可是,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如何评价姥姥外孙久久沉默不语

王凤芝所租的这间屋子不足10平方米,一张上下铺,一个衣柜,一张“万用”桌子和几把椅子就是全部家当。但凡能放东西的地方都被塞得满满当当,而这似乎并不影响男孩李博的生活。
从昌平的一居室搬到地安门的“鸽子棚”,王凤芝希望儿子可以离学校近一些,即便这样,王凤芝仍觉得李博不懂自己的用心良苦。
李博在市内一所不错的中学读书,但在王凤芝眼里,儿子的成绩差得一塌糊涂。孩子满心崇拜的“拿破仑”都是胡闹,数学十几分,有可能考不上高中才是现实!
虽然王凤芝有时候嗔怪儿子不好,但还是会一早5点多就起床就给李博做饭。但让她失望的是,李博总是不吃,这可能源于李博常常一个人在家,没人管的局面造成了他生活的不规律,常常在床上一窝就是一天。王凤芝下班回家,常常看到饭已经馊了。
“我有时会一生气就不给他做了,我图什么呀,反正他也死不了。”王凤芝偶尔下个狠心惩治儿子,但事后想想总是独自辛酸流泪,毕竟是自己没能给孩子一个完满的家。
母亲王丽仙被接回来后,王凤芝跟李博说过一个想法,“要不你还去跟你爸过,我跟你姥姥俩人也就有地方住了……”
父母离婚后李博曾跟随父亲一段时间,但父亲的严厉让李博觉得恐惧,跟了王凤芝之后就再也不想走了,所以王凤芝的想法果断被李博拒绝。
李博说,他深知母亲的不易,“我妈对我姥是百分之一百的好,就是我姥姥有时候的行为真是……”李博知道姥姥给母亲带来不少麻烦。
李博没有直接回答成绩好不好的问题,但主动提及自己文笔不错,还曾在春蕾杯得过奖的事情,李博自称得奖的作文都是自命题比较简单,当被问及会如何写姥姥的时候,李博沉默不语,久久挤出“没想好”三个字。

将来如何 二女儿不现身老大盼她回来商量

在王凤芝的叙述中,父亲去世后,照顾母亲的事儿就从大妹妹的活儿变成了她的活儿,这样已有十年之久。然而王丽仙退休的工资卡都由大妹妹掌管,并很少给母亲生活费。
这位大妹妹就是王丽仙的二女儿王凤春,她就租住在距离王凤芝只有两站地的一个院儿里。从昨天上午等到昨晚11点,她的屋门始终紧闭着,王凤春并未回家。
在邻居张女士眼里,王凤春是个时髦的女人,时年50岁的她还保持着苗条的身材,常常到公园里拉琴跳舞,“有时候穿个红的,有时候穿个花的,化完妆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
张女士曾见过王丽仙冬天来敲二女儿的门,“屋里没人,老太太就在台阶儿上坐着,特可怜。”邻居张女士这样说,她曾劝王凤春配一把钥匙给王丽仙,但每次老太来的时候依旧“咚咚咚”地敲门。
邻居们曾在王凤春的玻璃上看到一张白纸,上面的大概内容是“你再不管你母亲,我就把脏裤子带公园去找你!”大女儿王凤芝坦言,那正是自己贴在妹妹的窗户上的。因为每次谈到母亲的问题,大妹妹都会将话题岔开。
昨天凌晨,王凤芝把母亲从救助单位接回来后,曾希望母亲在大妹妹家暂住,但被拒之门外。王凤芝说,父亲生病的时候小妹妹曾悉心照顾,现在母亲的事儿也该两个大女儿扛着,“小妹妹逢年过节都会给点儿钱”,对于小妹妹,王凤芝没有埋怨。
二十多年前,王凤芝为了躲避总在吵架的父母选择了“闪婚”,和大妹妹一样,多年之后都以离婚为结局。如今,小妹妹已经年近四十依旧没有成家,王凤芝总结说,这是一个矛盾家庭带来的影响。此刻焦头烂额的王凤芝,更是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件这么多年曾让她感到幸福的事情。
现在她只希望和大妹妹能一起坐下来商量下老人的未来,然而,如今,她也很难联系上大妹妹。
“如果你见着我妹妹,帮我说一句,不管老太太什么样,她都是你妈!”王凤芝坐在胡同的石头上,将脑袋埋在双腿之间说着,因怕再见到记者,她曾有过不回家的想法,孩子、母亲的负担让她再次成家的想法渐行渐远。
昨晚11点,王凤芝起身走向胡同尽头,离去前她告诉记者,自己曾有过轻生的念头,但为了孩子也不能这么做,“还是得想辙”,她最后说。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www.snowruin.com/?p=373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条精彩评论。
  1. 小卢非常强悍..我也挤下你邮箱,哈哈
    新用户3532982017-04-11 00:13 回复| unknow| un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