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需护理老人月230万,其中80万人选择机构养老

养老 新民 2386℃ 已收录 2评论
t010ac1334e156b8891
(一)德国人口特征及社会养老模式
德国过低的出生率和高龄人口的不断增长使得德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更加严峻,与家人同住的老人仅占老年家庭总数的1/4; 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比重已占德国总人口的24%;入住养老院的老年人以平均年龄为82岁的老年女性为主。
德国主要的养老模式是社会养老,即由社会来负担老年人必要的生活费用和日常照料。家庭养老相对比较少见,因此,德国的老年人很少接受子女的护理和照料。调查显示,德国24%的老人选择独居,66%的老人与配偶共居,只有7%的老人选择与子女同居。德国的老年人几乎都希望住在自己独立的住宅和熟悉的环境里安度晚年,即使在体能下降,行动不便,需要照料和护理的情况下也不例外。大部分的德国老年人选择在宅养老,因此全德约95%的老年人住在自己家中,只有5%的老年人住在养老院、老年人护理中心等养老机构里。德国政府为了缓解养老压力也始终鼓励老年人在宅养老。养老院体系里的老年住宅,以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为主,是一种接近住宅形式的养老院;拥有专门为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设计的,并配有较好的照料和护理服务;德国的养老物业以出租型为主;健全的社会保障为老年人承担近一半养老成本;德国有专业的养老地产物业管理公司
20世纪90年代德国倡导“照料护理式住宅”,并迅速发展为德国老年住房的主要模式,德国“护理式”老年人居住模式也是当今世界比较先进的老年人居住模式之一。
(二)德国政府对老年住宅市场的政策支持
政府通过“四大支柱”保证了老年人养老的权益 :第一支柱是社会基本养老保障 ;第二支柱是私人养老金计划 ;第三支柱是个人储蓄 ;第四支柱是援助计划。德国老年住宅企业与民间福利团体签订提供服务的合同,该合同可成为企业获得建设资金贷款的融资条件。
德国的养老制度被誉为“世界上最慷慨的养老制度”。早在19世纪末,当时的宰相俾斯麦就设立了养老保险,在整个20世纪的过程中先后诞生了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1995年实施的护理保险。另外,“储存个人服务时间”的制度[1]也是一个亮点。和其它经济领域一样,德国联邦政府原则上不直接介入老年住区市场的开发。但政策上的支持是积极的。其主要表现在财政上对于需护理老人的支持,在税务上对于护理企业的支持。
1、护理保险法的颁布使得德国的养老产业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表现在增加了护士就业人数、护理事业日臻完善等方面。和其他经济领域一样,德国联邦政府原则上不直接介入老年住区市场的开发,但政策上的支持是积极的。
2、德国政府对于养老机构免除销售税和营业税,只收企业所得税。由于德国联邦制的特点,地方政府还可根据自己的情况另外对养老机构给予政策上或财政上的支持。如慕尼黑地方政府针对地价极高的现状,对蕾娜范集团“慕尼黑图得林老年住区”给予了大幅降低土地价格和170万欧元的财政支持。
德国政府对养老的支持力度
德国四种养老模式
居家养老
日间或夜间照料中心
机构养老(养老院)
老年痴呆症护理
护理级别1
每月450欧元
每月1550欧元
每月1023欧元
每年2400欧元[2]
护理级别2
每月1100欧元
同上
每月1279欧元
护理级别3
美元1550欧元
同上
每月1550欧元
(三)德国老年住区开发模式和运营服务模式及经验
目前德国需护理的老人约230万人。其中150万人以居家养老为主,并结合亲戚朋友邻居的帮助,他们的年龄平均在80岁以下。另80万人选择机构养老,通常在养老院生活的老人远在于80岁以上。所以,需护理老人的第一阶段以居家养老结合社区服务为主,第二阶段进入机构养老。所以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在德国是一个互补的关系,目前德国有1.2万个养老机构,竞争非常激烈。
1、居家养老(结合社区服务)
居家养老主要是以传统居家上门护理为主,日间照料中心和短期托老所为辅所组成。
居家上门护理 – 护理保险则按护理级别以固定的金额支持上门护理的服务。日间照料中心 – 通过上门护理服务的帮助,在洗漱早点完毕后,老人可去日间照料中心。短期托老所 – 在亲戚朋友邻居不在的情况下(如外出旅游)或自己刚从医院回家需康复阶段,老人可进入短期托老所。根据护理保险规定每年最多期限2个月。
2、机构养老(养老院)
80万人2010年选择机构养老(养老院),十年后(2020年)预计再有10万人进入养老院。老人普遍和子女分居,子女工作的压力和对个人生活的追求以及出生率下降等,是机构养老在德国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据统计5年前平均每人在养老院的时间约2年,目前的停留期大大缩短了,估计在1年左右。换句话说,老龄化的发展对床位的需求应比预测的更大,只是周期性的缩短及上门护理服务业的发展才缓解了这一本问题。目前,在德国共约12000养老机构,考虑到现有的80万个床位,得出每个养老机构不到70个床位。尽管如此,出于竞争压力新建的养老机构通常都在120床位以上,并且大多都建在城市。
机构养老(养老院)与居家养老最根本的不同在于24小时的全包位保障:护理、日间生活和起居。
3、居家养老结合机构养老 –德国式的老年住区
特别近几年来在德国兴起一种新型的居家养老模式-居家服务监护式公寓,通常是因老人行动不便而新建的无障碍公寓。另附加许多老人服务硬件设施,如电子信号器或电视监控器(本人要求)等,如需要护理则可预订上门护理服务。
经验表明,在居家服务监护式公寓和机构养老(养老院)结合后,它受欢迎的程度更高,推广也更快。老人们不仅所得到的服务项目大量增多,而且一旦卧床不起可直接进入邻近的养老院。蕾娜范集团的“生活服务中心“正是以这一市场需求为基础,加上自己的特点而形成
      (四)模式解剖:“居住+护理”的社区建设和服务提供
“护理式”居住模式将居住功能放在首位,医护功能作为辅助和补充,从而把“居住”和“护理”两种在空间上不一定直接联系的功能结合起来。这种居住模式既弥补了社会养老机构私密性和自主性不足的缺点,同时又能满足老年人对安全感的需求,提供包括照料、护理、帮助和治疗在内的,既灵活而又可靠的全天候服务。即使是生病卧床或行动不便的老人们都不用搬入社会养老机构。可以继续在自己熟悉和信任的住宅和社区环境里生活。
1、“居住”硬件建设  住宅以及住区环境的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的生活品质。因此,为了增强老年人在居住生活中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护理式”老年人居住模式对住宅及社区环境的规划设计提出了较高的要求:(1)老年住宅必须充分考虑老年人生理以及心理方面的特殊需求,用一些小尺度,简单但又合理的辅助设施或家具来提高住宅服务质量。例如,为行动不便的老年人设计高度可调节、利于坐着工作的厨房操作台和室内合理装置的防滑扶手等;(2)住宅和社区的无障碍设计必不可少。无障碍设计不能只是局限于单个住宅单元之中,而应遍及整栋房屋乃至整个居住区,以此降低环境对老年人行动不便造成的限制,从而增强住区环境的可通达性;(3)住区环境设计要与住宅尺度相适宜,具有舒适的活动空间、较强的可停留性和清晰安全的交通导向等;(4)在规划中尽量使住区与当地的社会、市政基础设施紧密联系在 一起,以便有效利用这些城市设施为老年人提供服务。支持和帮助邻里网络关系的形成与维护。
2、“护理”服务软件
“护理式”老年人居住模式的另一个必要因素是 “社区服务网络”。这种社区服务主要涵盖了:(1)家政服务,包括房间和公共区域的卫生清洁、必需品采购、餐饮上门服务、花园修剪、冬季清扫、洗衣、日常楼宇管理等;(2)医疗护理服务,包括预防、诊断、救助、治疗、护理、康复、心理或精神帮助,紧急处理等;(3)其他社会服务,如个人帮助、紧急求助服务、定时探访、聊天、咨询、入住时的引导、外出乘务等。
这一系列的社区服务相对于社会养老机构提供的服务更具多样性和灵活性。护理服务合同由居住者和服务商单独签订,不与房屋合同捆绑。居住者可以根据个人身体状况和实际需求选择服务商提供的服务项目,当然也只需交付相应的费用。这种灵活而又高质量的服务建立在住宅社区与各功能服务商(包括公立和私立的医疗机构、服务机构和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的密切合作基础上。住宅区中只需设立一个服务中介,服务中介会全天24小时通过电话、网络、紧急呼叫系统或是直接上门拜访等形式,获取老年居住者在各个方面的需求,然后将这些需求反馈给服务商,由服务商为居住者提供相应的服务。
综合来看,护理式老年人居住模式较强的灵活性、适应性、对于人力的高效利用率等特点决定了它的经济适用性。相对于社会养老机构,它的费用要低廉很多。它的产生和发展极大的减轻了社会和老年人自身在居住和养老方面的经济压力。这种“硬件设施”配合“软件服务”的居住模式不仅可以应用于新建居住区,也能融入到已有的住宅小区中。
(五)德国养老产业案例分析
1、德国养老地产成功案例—德国奥古新诺集团Augustinum
Augustinum是德国最知名的高品质老年颐养品牌和德国最重要的社会服务公司之一,自1961年成立第一家养老院以来,经过近50年的发展,目前在全德国已拥有21家品牌养老院,居住7200位老人,3000多名员工和一大批志愿服务人员为其工作,并且同时拥有先进的医疗器械公司、心脏专科医院及内外科专业医院。其针对的消费群体主要是月收入1000欧元、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老人,通过高品质、多样化的服务为老年人提供自主、稳定和高水准的生活。Augustinum连锁养老院为老人设置各种活动场所,组织参加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协助他们培养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举办各类讲座、音乐会、剧目表演、时装秀,以及节日庆典。Augustinum连锁养老院有四大特点:一、设施高档化。高档的养老设施,同时整合了一些高端的服务资源,如医院、餐厅。二、管理网络化。以高档酒店式公寓的物业形态,建立连锁网络,有成熟的管理模式。三、服务的专业化。有良好的专业素质服务团队。
2006年,德国奥古新诺集团宣布与上海龙君置业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上海奥古新诺公司,在上海建立一个Augustinum品牌的颐养中心,前期定位的目标服务对象包括四种老人:中国的富裕家庭、上海的华侨、中国留学生的父母及跨国公司里外籍人士的父母,但这个项目至今没有很好地进展。
2、不来梅老年住宅
不来梅老年住宅是德国“照料护理式”老年住宅的典范,它的设计理念是护理理念、环境理念和建筑理念
3、蕾娜范集团
蕾娜范集团于1995年在柏林由蕾纳特.辊特女士和范少东先生共同创立。集团共有2400名员工分面向4000个客户。集团业务遍及德国10个不同的城市并且范畴广泛: 居家上门服务,老年住区服务(居家养老结合机构养老),老年住区开发,医务精心护理及残疾人服务。自1995年以来蕾娜范集团在德国许多地点提供上门护理服务,目前共服务顾客1600人,服务城市柏林,汉堡,石荷州,慕尼黑,乌尔姆,不来梅和汉诺威等地。蕾娜范集团把专业护理和酒店服务很好结合起来,过去几年中在德国的许多城市设立了蕾娜范特有的以机构养老为主的“生活服务中心“,如在柏林,慕尼黑,汉诺威,罗斯多夫,马格得堡,勃兰登堡等地。蕾娜范学院针对集团广泛的服务项目(老年护理,痴呆症护理,医务精心护理等),进行了对口下药并引进不同的模块,护理人员不断培训和再培训。此外蕾娜范学院还经常举办专业讲座,和保险公司或医院进行交流。

蕾娜范集团生活服务中心包括机构养老的护理式托老公寓(养老院),居家服务监护式公寓,日间照料中心,短期托老所,老年痴呆症护理中心及医务精心护理中心等。最具有代表性的蕾娜范生活服务中心是2008年开业的蕾娜范生活服务中心“柏林布赫“。其服务内容有护理式托老公寓(养老院),日间照料中心,短期托老所,老年痴呆症护理中心及医务精心护理中心。由于人口老化和出生率降低的原因,据预测从2012至2020德国共需外加22万护理人员。目前在护理行业工作人员约97万人。专业人才极为缺乏的情形已有多年,对此2005年蕾娜范学院的诞生在集团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4、Kursana
是德国高级私人老年服务行业的领导者,到目前为止分别在德国、奥地利、瑞士、爱沙尼亚和意大利共经营着117个老年公寓,养老院和养老别墅,有超过6300名员工,13600位老人。Kursana在德国共经营35个养老物业,2009年营业收入从2.79亿欧元已经上升到超过3亿欧元。
Kursana别墅是出租型养老别墅,在这里的老人可以得到高级的居住享受和舒适的护理,还有丰富多彩的文化节目和活动。别墅里还提供一个单独的老年痴呆生活区,为认知能力有限的老人提供安全的庇护家园,别墅每层都有公共娱乐区和厨房,餐厅,美发沙龙,以及一个大花园和楼台,别墅周围有商店、医疗机构和基督教堂。

 (六)德国养老地产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我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和庞大的老年人口数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国对于护理式居住模式的需求。首先,我国社会养老机构的扩建速度远远赶不上人口老龄化的速度也客观上刺激了需求的增加。一方面因为社会养老机构的床位供不应求,另一方面因为大部分老年人无法支付其高额的费用。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入住社会养老机构无论是对于老年人本身还是对于其子女都是件羞耻的事情,因为他们觉得只有没有子女或是子女不孝顺的老人才会被送到社会养老机构,相较而言,“护理式”居住模式更加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和价值观念;其次,中国老年人的经济承受能力要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但是中国经济的地域性差异很大,东部沿海地带的经济远比西部内陆地区发达,德国“护理式”居住模式目前只可能在中国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地区实现,比如北京、上海。
1、发展以普通自住型老年住宅为主、老年公寓和老年社区为辅的开发模式。低收入者以普通自住型老年住宅为主,中高端收入者以老年公寓和老年社区为主。但是我国社保制度不完善,老年人经济承担力普遍较弱,真正的有效地需求较少。
2、积极探索最有利的养老地产运营模式,目前四种运营模式:一是完成项目并进入良好运营阶段后,整体打包出售给社保、保险等追求低风险低收益的金融机构持有;二是部分出售房产产权,用于平衡资金;三是会员卡模式;四是集合股权模式。开发商应积极探索有利的运营模式。企业需从建造以人为本的人居环境的层面上重视社区中的老年问题,并从专业上解决老年住宅实施中的技术问题,老年住宅设计应注重周围配套设施以及护理体系的完善。
3、可考虑合作开发养老地产,养老地产对现金流要求很高,除房地产开发公司外,一些保险公司、商业地产运营公司、医疗公司等也有进军养老地产的意愿,开发商可考虑与这样的公司合作开发养老地产,从而增强实力、分散开发风险。
4、地方政府、各界人士、房地产开发商、以及医疗、护理、生活、文化服务商对“护理式”居住模式的支持程度,是决定该模式能否在中国实现的主导力量,地方政府通过减免税收或直接提供经济补助的方式,对房地产开发商给予一定的支持是非常必要的,在财富积累充分、社会保障体系健全的情况下,以政府通过政策引导为主的方式解决老年人的居住问题。
5、建设“护理式”老年人社区必须充分利用各住区内现有的医疗、护理、生活服务资源,对其进行整合与补充,并建立服务中介作为联系居住者和各功能服务商之间的纽带。由于老年人移动性不强、行动力下降,各服务商需要为老年居住者提供动态上门服务,建立和维护住区邻里关系对老年人来说也很重要,因为良好的邻里关系有助于老年人的心理健康。
综上所述,在政府政策支持、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和密切合作的前提下,德国“护理式”老年人居住模式引入中国具有现实可行性,这对于改善中国老年人的居住现状具有重大意义。在模式引入的过程中,须保持谨慎的态度,采用由点到面、循序渐进的发展方式,来规避国际经验移植可能带来的风险。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www.snowruin.com/?p=220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2)条精彩评论。
  1. 我喜欢,请大家鼓掌支持,谢谢
    梦璐2015-11-24 19:37 回复| unknow| unknow
  2. 这些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全智贤代言2014-08-19 13:39 回复| Google Chrome 21.0.1180.89| Windows XP